大发快三下载注册

组织机构

首页 >> 正文

写给那些朴实无华的兢兢业业

发布时间:2019-10-16 16:02:44  

自9月12日甲流疫情突袭黑大,十几个昼夜过去了。如果说防控疫情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役,那么,在每个黑大人眼里,校医院那幢平日里不显山露水的三层小楼,无异于这场战事中坚不可摧的前方堡垒。作为校防控甲型H1N1流感医疗卫生组的指挥中枢,这里承担着发热筛查、组织隔离、联络上级疾控部门、医学观察和记录、数据统计和上报、转诊确诊病例等任务。疫情发生第三天,记者走进校医院,亲历了抗甲流大战中源自这里所有的惊心动魄和紧张忙碌。与此同时,战斗和奉献在这里的一群人,一群可亲、可爱、可敬的人,也同样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冲锋敢为先,运筹量大局

说医疗卫生组组长梁方君是临危受命毫不为过。甲型H1N1流感来势凶猛,传染性极强,在学习、工作、生活着3万余人的黑龙江大学校园里,如何捍卫广大师生员工的健康、将疫情传播的范围控制到最小,这是医 疗卫生组对这片校园的职责,是黑大人对整个社会的职责,也是梁方君自上任以来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的问题。疫情出现在校园,要在这场对抗甲流的攻坚战中抢得先机并夺取最终的胜利,必须紧紧依靠校医院这支队伍。梁方君坦言,在医学专业上自己是个门外汉,但作为对口主管领导,他对校医院这个集体里的每一个人却是再熟悉和了解不过,“圣宏的协调能力强,柏英和张勇是技术骨干,田大夫细心负责,仲医生兢兢业业,宋业东踏实肯干……”就是凭着这份了解和信任,他带领着以校医院为中坚力量的医学工作组战斗冲锋在防控甲流战役的第一线。

9月17日,疫情出现在黑大第五天,新增病例数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清晨,梁方君紧急召集医疗卫生组全员大会。回忆起那一刻,他的心情很复杂——有限的医护人员分布在3个隔离区6栋楼宇,在完成对隔离区学生治疗、监测的同时还要保障健康学生的日常就诊。15日晚,10余例确诊甲流病例转诊至疾控部门指定医院,而此前,他们则全部在校医院接受治疗……梁方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支队伍中,有好多人已经连续几天不眠不休了。但是,“疫情如战情,战时非平时!”梁方君的动员令很简明:第一,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第二,全员上阵,本着对学校负责、对学生负责、对教工负责、对社会负责的使命感和事业心,坚守岗位,奋战到底;第三,做好防护,争取一个不掉队,一个不倒下!校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至今难忘那个清晨,难忘那掷地有声的激励、鼓舞和恳切朴实的关怀。那是一场特殊的动员会,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如雷的掌声,只有短暂的静默,但静默中一股巨大的能量蕴集而成,蓄势待发!

坐在我们对面的梁方君,已经连续一周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5小时,但依旧思路清晰,有条不紊。很多人都说,在防控甲流的战役中医疗卫生组是一线的一线,作为组长,梁方君既需要与战友们冲锋奋战的勇力,更需要运筹协调、考量大局的冷静和缜密。采访中,他几乎不谈自己,说的总是其他同志如何辛苦,如何让他刮目相看;他很少说已经做了什么,谈得更多的是下一步要做什么——“随着国庆节后学生返校,仍有移入病例出现在校园的可能,筛查制度、隔离措施务必要更加严格、科学,与上级疾控部门的沟通与协作要更顺畅。” “学生返校前,所有隔离区、留观区还要进行彻底的消毒,部分宿舍楼的维修、维护工作也要同步进行。”“防控甲流是一场持久战,但校医院为学生服务的职能不能改变,如何把这两件事情办好是今后工作的重点”……

医疗卫生组成立后,梁方君把办公地点搬到了校医院三楼,与数据中心的同志们“挤”在一起。距离他的办公室不到5米,就是确诊病例的缓冲区。梁方君说,“这样好,我和战友们、学生们在一起,心里踏实,多难的事都能挺过去!”

铁三角——互为支撑,团结和谐的班子

“9月12日上午,校医院发现5名学生出现流感症状,立即向上级疾病控制部门通报信息并请求进行专业检测。”“当日15时,该楼又发现7名同样症状的患者。”“13日凌晨1时,市疾控中心确诊我校抽检的5个病例中有2例为甲型H1N1流感患者。”“13日8时,学校成立甲型流感防控指挥部,下设综合协调组、医疗卫生组、后勤保障组……”这段摘自《黑龙江大学甲流防控工作简报》的文字,我们从中读到了最直观的信息:严谨、效率。24个小时之内,从第一名具有甲流症状特征的学生就诊,到以校医院为中坚力量的医疗卫生组全员参战,我们惊诧于这支队伍如此迅捷的反应力和行动力,并因此而感到庆幸和欣慰。

“要想关键时刻不乱阵脚,主要工作在平时。”这是院长王圣宏常说的一句话。的确,2009年9月,黑大人因为甲型H1N1流感来势汹汹的突袭而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而在王圣宏以及校医院的

医生们看来,除了传染性极强、需要更严密和科学的隔离之外,甲流作为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并没有多么可怕和恐怖。事实上,各种肠道和呼吸道传染病、风疹、结核、水痘……每年这些传染性疾病都会随季节更替而活跃、多发,正是因为校医院及时发现,因病施治,阻断传染源,才扼杀了它们在人群密集的校园内流行肆虐。“做好传染病防控、预防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校医院的首要职能。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校园的一片安宁,保证教学、科研以及广大师生学习和生活的正常进行。就此,我们早已建立起一整套规范的日常工作制度,并由预防保健科认真予以贯彻执行,确保疫情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王圣宏说,针对甲流特点,校医院于今年5月就制定出《甲型H1N1流感疫情防控工作应急预案》,成立了组织机构,明确了工作流程,落实了人员职责,各项安排周密严谨。“日常制度做保障,应急预案上保险”,正是王圣宏的这套“平时”理论确保了校医院在抗击甲流、捍卫师生健康的关键时刻做到阵脚不乱,有条不紊。

任何一支队伍,如果有了身先士卒的将领,则必将斗志昂扬,战功卓越。在防控甲型H1N1流感的战役中,校医院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副院长李柏英就是这样一位巾帼将领。有人为李柏英计算过,10天里,她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6个小时;奔波于校医院与各隔离区、留观区、疾控中心、传染病医院之间,她每天穿越的路途超过10000米;逐一查看所有密切接触隔离者和发热留观学生的体温检测和流感症状记录表,并最终形成治疗意见,她每天开出的处方超过100份;而她每天用来吃饭的时间,一日三餐加起来不超过10分钟……李柏英自己也有一本帐——甲流出现在黑大之后,校医院药局库存的、学校专款购买的以及社会各界捐赠的预防、治疗流感的药物和器材,李柏英把它们分门别类登记得清清楚楚。她要求药局的同志们,只有看到她签字的审批单才能给付药品。众所周知,甲流初袭的一段时间里,像“连花清瘟”之类的特效药在各药店脱销,有朋友找到李柏英希望能在黑大的校医院购买,对此,李柏英的回答只有一句:对不起,我们的学生更需要。在李柏英的这本账上,每种药品根据其功能、疗效标注了适用人群,哪些发给隔离区不发热的学生、哪些发给留观区的发热学生、哪些发给保卫、宿管、学工、宣传等部门的外围工作人员用于预防之用,均记录得清清楚楚。17日深夜,由祖国医药研究所捐赠的中药清瘟汤剂运抵校医院,为了保证药效,李柏英和护士们连夜将药剂送到留观区,每走一个房间就耐心地解释一次药物疗效和服用方法。说起这件事,李柏英笑了,“送到最后一个孩子手里的时候,药还是热的,真好!”

第一次听到张勇的名字是在15日晚上,他护送确诊病例转院,那天,记者没有采访到他,甚至连他奔忙的脚步都没有跟上。“走路最快,说话最少”,这是很多同事对张勇的评价,对此,我们在随后的采访中也深有感触。作为院长助理,他在此次甲流防控工作中负责协助副院长李柏英做好医疗救治和观察。谈到自己,张勇绝大多数时候的反应是沉默不语,被问得多了,他会讲田秋华医生如何高度警觉,认真筛查,是此次疫情的先觉者;讲王院长彻夜等候发热学生的化验结果,并带领校医院迅速反应,果断行动;讲李院长连续几天高负荷工作,只能在往返学校和传染病院的车上小睡一会儿……说这些时,张勇刚刚转送完一批发热病人到隔离区。正是夜里9点,他的办公桌上放着盒饭,有细

心的同事为他热过了,但也许因为热了太多次,青菜看起来软塌塌的,颜色也有点怪。张勇吃得很快,因为他要在凌晨前做好隔离区各项数据的统计和报表,还要整理出当天阳性患者的会诊材料。可饭还没有吃完,一通电话打来,他又匆匆赶到确诊病人的缓冲区了。一整天,他忙得只有吃半个盒饭的时间,连一口水也没有喝。王圣宏院长告诉我们,“从发现疫情起,张医生就工作在一线,从没回家过。家人来电话时,他只有简单的三言两语,但对学生们却从来都不厌其烦,耐心至极。”

有人把王圣宏、李柏英、张勇称作校医院的铁三角——一个大气沉稳,一个聪慧细致,一个钻研务实——互为支撑,团结和谐。王圣宏常说,“柏英和张勇业务强,我的任务就是为他们做好后勤保障”。让李柏英评价自己的搭档,她笑了,“圣宏是个好班长,有他坐镇,我们心里可托底!”这一次,张勇没有惜字如金,他说,“经历了抗甲流战役,不仅证明了校医院是一支关键时刻能打硬仗的队伍,这个集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也必将在风雨历练中越发强大。”

“小题大做”成就甲流先觉者

9月初,校医院根据学校防控甲流工作预案增设了发热门诊,对有发热症状的学生严密监测,校医院预防保健科的田秋华大夫被派到这里。多年的工作经验和职业敏感让田秋华始终抱守一种理念:卫生防疫无小事。因此,她不放过每一个存在隐患的细节,时刻同上级疾控部门保持联系,严把甲流病例的筛查关。一位来自青岛的新生有发热症状,她迅速联想到青岛理工大学刚刚爆发甲流疫情;得知一位有发热症状的学生曾在上海转机,她推测是否因为机场人员密集存在交叉感染的可能;一个寝室如果连续出现两名发热学生,她就会立即警惕起来……所有这些田秋华关注到的细节,都在第一时间汇报至南岗区疾控中心,并在其指导下进行了进一步的观察。

在有些人的眼中,田秋华有些“小题大做”,而就是这种细致入微在关键时刻功不可没。9月12日是个周六,田大夫像往常一样来门诊值班。在查看发热学生的就诊登记表时,田秋华医生发现,其中有5个人均来自B区8栋侧学生公寓。她毫不迟疑地这一情况报告给区疾控中心,并焦急等候着中心的下一步指令。下午,更多来自B区8栋侧的发热同学陆续前来就诊,田秋华说当时自己的心“紧绷绷的”。当晚,上级疾控部门组织专人来我校会诊,专家们从12名发热病人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5例进行甲流病毒咽拭子检测。第二天凌晨1点,化验结果终于出来了:2人被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那一刻,是大战前的静寂和波涛暗涌,人们在紧张之余,无不对田秋华充满敬佩和感激,如果不是她的细致谨慎,甲流患

者一旦第二天正常上课,后果难以设想。

田秋华总说自己是个“胆小的人”,尤其在工作上,不把所有想到的都做到了,“心里就不踏实”。“她那是认真!我就没见过像田大夫这样认真的人!”和田秋华搭档十多年的护士李艳丽说,预防保健科主要负责各类疫苗注射、肠道疾病以及肝炎、结核和水痘等传染性疾病的防治。大学校园人口密集度较高,田大夫深知控制传染性疾病责任重大,因此,只要发现一例传染性疾病,她就会追根溯源,扩大筛查范围,力争阻断传播途径。就在去年,田大夫收治了一名结核病患者,她马上让该同学同寝的另外3名同学也去做检查,结果又发现了2例。随后她把筛查范围扩大到患者所在的班级和居住的楼层,最后总共发现8例结核病例。

田秋华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她说自己始终记着当年老师的教导:对任何一个病人都要当成一个新病例来对待。30余年的从医生涯中,田秋华始终以这样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严格要求自己。每一个病人,如果不是亲自检查,她绝不会轻易下诊断。去年,田秋华医生退休了,但在校医院的举荐下,学校又将她返聘回来,“我们需要这样细致负责的好医生继续坚守在岗位上,守护一方师生的健康平安。”王圣宏院长充满感情地说。

在甲流来袭的这十几个日日夜夜,田秋华只回过两次家,最忙碌的时候她连续四天四夜在发热门诊值班。我们离开的时候,李护士正端着一杯热水从门外进来,她说,“田医生有高血压和神经衰弱的毛病,最近她太累了,我得监督着她吃药。”

数据中心——指挥部里的神经枢纽

“9月15日,艺术学院娄某的晨检体温记录为37.8度,校医院指定专门车辆将其送往发热留观区接受医学观察。”“9月16日,娄某咽拭子检测结果证明其感染甲型H1N1流感,随后被送往省疾控中心指定医院治疗。”“9月20日,娄某经治疗后体温正常、流感症状消失,咽拭子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被批准康复出院”……在医疗卫生组的“发热隔离学生数据库”,该病患6天来的每一个动向以及相关的身体指标检测数据都被详细地记录在案。与此同时,以专业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为依据的密切接触者人群第一时间被确定,针对这一人群的数据库也随即建立,包括与确诊患者发生密切接触的时间、隔离期中每一天的体温变化、一旦出现发热的处理意见……数据中心工作人员李卓告诉我们,只要输入需要查询的姓名,所有与之相关的信息就会全部呈现。

记者看到,在由17项子栏目框组成的数据库中,跟踪记载着自9月12日以来每一名确诊病例、发热留观者和密切接触者的情况,其内容细致至极。这个庞大精准的数据库从宏观到微观、全方位展现了疫情发展动态,是上级疾控部门和校防控甲流指挥部做出决策、部署的最根本依据。难怪梁方君组长深有感触地说,“它不仅仅是一个数据中心,随着防控甲流工作的不断推进,这里已成为指挥部的调度中心。”比如,当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某位同学与甲流患者的密切接触时间为9月13日,根据“7天隔离观察”的相关规定,他解除隔离的时间应在19日。数据中心在18日将会向上级疾控部门提交关于解除该同学被隔离观察的申请,申请附有其连续5日内的体温检测以及是否具有流感症状的记录。如记录显示正常,疾控部门将下达解除隔离的指令,这一指令由数据中心通报至学工部、公寓管理人员和校医院,经三方共同确认,该名同学将会被解除隔离。如果将黑龙江大学防控甲流的整体工作绘制成一幅“战况图”,数据中心就犹如一根敏锐的神经,连接着指挥部和前沿阵地,为夺取战役胜利奠定了基础,争取了时间。

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有三个人——李卓、曲娜、袁翠娟,每个人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中心的运作不仅需要专业技术支撑,数据的录入和更新同样代表着难以估算的工作量。1例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可能达到几十人,如果这几十人中再出现确诊病人,其密切接触者的数量就会随之不断增多……“我常担心袁姐的腰椎受不了,最忙的那天,她连续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手机不接,水也不喝,甚至和我们说句话眼睛都不离开屏幕……”李卓说,为了达到医学观察的科学效果,留观区医生坚持每天四次对学生进行体温检测,具体的治疗情况也可能随时出现新的变化,因此,数据的录入和更新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进行。

李卓是数据库的建立者,主要负责技术支持和维护。他告诉记者,“准确再准确”是上级领导对数据中心提出的要求,也是他们三个人为自己订立的标准。就是为了践行这个标准,他在确诊病例密集出现的几天里多次深入密接者隔离区,逐一登记、核实每个人的信息。对于由此而来的称赞,李卓表现得十分淡然,他说,数据是最真实和公正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怠慢马虎,“我们的工作不仅是指挥部制定决策的依据,更能为学校和上级疾控部门留存下宝贵的历史资料,为疾控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数据中心的任务不再像前些天那么繁重了,但三个人却没有闲下来。曲娜是最早接触数据统计工作的,确诊病例、密接者、发热者,包括晨、晚检的情况都汇总到她这里。在曲娜的办公桌上,有一摞厚厚的报表,记者看到有的地方用深色笔做了标注。“当时情况紧急,所有记录都由手写完成,一些数据我叫不准,就打电话重新确认”,曲娜说得很轻松,但我们知道,那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目前,随着数据库的建立和不断完善,前期手写记录的数据恢复迫在眉睫,曲娜说,他们三个正致力于此,虽然“依旧是一项复杂又繁杂的工程,但十分有意义!”

校医院里的白衣天使们

“孩子”,这是校医院的医生们称呼学生的方式。“孩子们的烧退了”,“那个孩子今天胃口不好”,“孩子,你得坚强”……每每听到这些,我们的眼睛都没来由地湿润起来,心也因此变得格外柔软。

在校医院采访的这些天,感动每时每刻触手可及。

仲照辉大夫主要负责协助上级疾控中心在发热隔离区进行采样工作,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做61个咽拭子采样。可是因为疾控中心的技术力量有限,一天满负荷也只能做60至70个采样化验。加上后几天还有其他单位

的采样要化验,黑大的采样最多一天也只能进行十几个。仲大夫就不断地和上级疾控部门联系,恳请他们多做几个采样,哪怕多做一个也行。“多做一个采样,就能多出一个结果,这样阳性的同学就能早一天接受治疗,阴性的同学就能早一天解除隔离。”仲大夫如是说。

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仲大夫常“爱管闲事”,一有时间就去帮其他人的忙,发药品、搞卫生、运送病人,什么活他都做。仲大夫说:“这就好像家里发生了事情,你不可能只看着不管。抗击甲流不仅学校和校医院的事儿,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他用实际行动向我们诠释了什么叫做爱岗敬业,什么叫做爱校如家。

宋业东是校医院一名年轻医生。疫情出现前,他的入党材料已被后勤管理处党总支报至校党委组织部。作为一名准预备党员,他在大战中接受洗礼,经受住了考验。9月13日凌晨,随着确诊病例的锁定,对所有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措施成为控制疫情传播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为了确定密接者,宋业东陪同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深入到每一间病房,对确诊病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这项工作不仅繁琐,更具有被感染的危险,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退缩。

每一天,宋业东都要对隔离区的新增病例、密切接触者人数、病例隔离方式、解除隔离人数和相应采取的措施作出详细的统计,并反馈给数据中心和上级疾控部门。同时,他还负责向隔离、留观者下发解除隔离的通知单。宋业东说,他理解同学们在隔离区的焦急心情,更为他们健康、平安而由衷地感到高兴。所以,只要数据中心的记录显示有同学即将隔离期满,他和同事们一定在第一时间整理出这些同学连续5天的体温和身体情况记录,报送至上级疾控部门。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不断推进,3天里共有200余人解除了隔离,宋大夫说,看着同学们开心的笑脸,自己再累也是值得的!

胡亚轩医生连续几天在发热病人留观区摸爬滚打。一次,一位被隔离的同学情绪出现较大波动,向为他量体温的医护人员大发脾气。胡亚轩听了同事们的讲述,第一个反映就是心疼,“生病了,家人又不在身边,孩子们的心情当然不好”。她来到那位同学的房间,坐在他身边同他谈心。胡大夫说:“今天我不是以一名医生的身份和你谈话,我现在就是你的长辈,我的孩子也和你差不多大。”只一句,那名同学的眼睛就湿润了,胡亚轩趁热打铁,“你现在处于隔离期,就是说有患病的潜在危险。如果你现在出去,可能耽误治疗,更可能传染给其他人。”“医护人员为了照顾你们已经几天几夜没回家了,就是敲门叫你们量体温,手都敲肿了,你这种态度多让人伤心啊!”胡大夫的苦口婆心和循循善诱感化了这名同学,他主动找到医护人员赔礼道歉,并开始积极配合隔离观察。

能说出名字的医护人员有很多——马瑞晨、刘琴……还有很多我们叫不出名字的,只有从隔离服下那一双双难掩疲倦却依旧诚恳、热切的眼睛中,从无数次奔波忙碌的擦肩而过中,我们读懂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天使。面对采访,他们讲得最多的就是“我很平凡,在做应该做的”。曾有一位医生说,“那些在非典和汶川大地震中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才是真正的伟大”,说这些时,他的目光是那样的真诚和圣洁。我们知道,每个人对伟大有着不同的定义,就如同我们深知,朴实无华的兢兢业业和撼天动地的轰轰烈烈一样值得称颂。

9月23日,北京等城市陆续开始为部分高危人群接种甲流疫苗。在科学如此昌明发达的21世纪,我们坚信,攻克甲型H1N1流感病毒并不是一件遥远的事。但每个黑大人都不会忘记2009年的9月——我们与甲型H1N1流感短兵相接,我们不放弃的坚守和努力,还有那些为此而战斗、奉献过的人们——致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