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uoxhl'></i>
  • <tr id='uoxhl'><strong id='uoxhl'></strong><small id='uoxhl'></small><button id='uoxhl'></button><li id='uoxhl'><noscript id='uoxhl'><big id='uoxhl'></big><dt id='uoxhl'></dt></noscript></li></tr><ol id='uoxhl'><table id='uoxhl'><blockquote id='uoxhl'><tbody id='uoxh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oxhl'></u><kbd id='uoxhl'><kbd id='uoxhl'></kbd></kbd>
  • <span id='uoxhl'></span>

      <acronym id='uoxhl'><em id='uoxhl'></em><td id='uoxhl'><div id='uoxhl'></div></td></acronym><address id='uoxhl'><big id='uoxhl'><big id='uoxhl'></big><legend id='uoxhl'></legend></big></address>
      <dl id='uoxhl'></dl>
          <ins id='uoxhl'></ins>

            <i id='uoxhl'><div id='uoxhl'><ins id='uoxhl'></ins></div></i><fieldset id='uoxhl'></fieldset>

            <code id='uoxhl'><strong id='uoxhl'></strong></code>

          1. 一個男人的承諾!朋友夫妻離世,他照顧朋友的兩個兒子到成年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jav在线看_色情激情一本道_欧美 av亚洲 av国产 制服

              浙江在線11月26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章然)11月24日 ,33歲的趙盛提著行李箱出現在傢鄉桐廬分水小源村 。難得的年休假期  ,他沒直接回傢  ,而是跑去傢對門的韓倫語傢  ,提著滿滿的禮物和積攢瞭好久的對“父親”的思念  。

              今年56歲的韓倫語 ,是趙盛父親趙敏華的好朋友  。

              18年前  ,趙盛父母先後因病去世  ,留下15歲的他和年僅7歲的弟弟趙康  。兩個還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孩子 ,從此成瞭韓倫語每天照顧的對象 。他給趙盛趙康零花錢  ,作為傢長去開兩個孩子的傢長會……在童年至成年這段敏感而漫長的時光裡  ,對門的韓倫語叔叔成瞭這對兄弟心目中溫暖的“韓爸爸” 。

              而這一切的緣起  ,就是多年前韓倫語對趙敏華的一句承諾  。他說會一直照顧趙傢人 ,這一堅持 ,就是17年  。

              一諾千金  ,說的就是像韓倫語這麼仗義的朋友 。

              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兼兄弟合辦瞭村裡的榨油廠

              杭州桐廬縣分水小源村  ,大概有2300多人  。趙敏華和韓倫語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

              長大後  ,趙敏華做瞭油漆工  ,韓倫語做瞭木工  ,兩人經常搭檔幹活  。

              小源村傢傢戶戶都會種油菜  ,但唯一的一傢榨油廠在20裡路外  。1989年  ,經過商量  ,韓倫語和趙敏華拿出省吃儉用的錢 ,在趙傢開辦瞭一傢小榨油廠  。

              “那時候一天需要加工2000多斤油菜籽 ,我們夫婦和敏華夫婦四個人輪番上陣  ,前後半夜輪崗 ,24小時不休息  。我和敏華還要負責油渣分離  ,休息的時間就更少瞭 。”韓倫語說  ,好在這樣的日子是分季節的  ,榨油廠開工的日子是6月至7月中旬  。

              開工時非常累 ,不過收入也很不錯  。“當時  ,在村裡  ,我們收入算高的 。榨油廠的利潤我們兩傢平分  。”

              他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 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

              正當兩傢人的日子越過越好時 ,趙傢出事瞭 。

              1998年  ,趙敏華的妻子被查出胃癌 ,一年不到的時間撒手人寰 。當時 ,趙傢小兒子才3歲 。趙敏華痛失愛妻 ,可是為瞭謀生  ,不得不到外面包工程 ,很辛苦 。趙敏華妻子去世三年後 ,突然有一天  ,趙敏華在房間裡突發心梗  。

              等韓倫語拿著2000塊錢趕到醫院時  ,趙敏華已經去世  。那是2001年 ,當時的趙傢除瞭年邁的爺爺奶奶  ,還剩下兩個兒子  ,15歲的趙盛和6歲的趙康  。

              韓倫語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一整天  ,然後許下一個承諾  ,要像父親一樣照顧這兩個孩子  ,像兒子一樣贍養趙敏華的父母 。

              趙盛娶妻  ,可他傢房子破舊不堪

              韓倫語出錢出力  ,把房子整修一新

              父親剛去世時  ,剛上初一的趙盛不知道怎麼面對  。

              新學期開學  ,失去父親的陰影仍未消散 。早晨趙盛起床 ,出門就看到韓倫語 。“韓叔叔說  ,送我去上學  ,給我帶瞭被子、臉盆和開水壺  。”看著摩托上捆的一堆東西 ,趙盛眼睛有點發酸 。

              初中傢長會 ,趙盛給韓倫語打電話  ,怯怯地說開傢長會瞭  ,但是奶奶身體不好去不瞭  。韓倫語說  ,“不用找奶奶  ,以後你的傢長會我去  。”初中三年  ,趙盛的10多場傢長會  ,都是韓倫語去的 。

              韓倫語還會偷偷塞給趙盛零花錢  ,10塊、20塊  ,一次不會給太多 ,他希望趙盛能早早培養合理用錢的行為習慣  。

              畢業後的趙盛出外工作  ,大年三十那天加班拖到很晚 ,路上早就沒有瞭車  。趙盛著急 ,給韓叔叔打電話 。風雪天 ,韓倫語開著摩托  ,去20公裡外的鎮裡接回趙盛  。趙盛坐在摩托後座上  ,頭靠在韓倫語濕冷的棉襖上  ,心裡暖洋洋的  。

              趙盛娶妻  ,可傢裡的房子破舊不堪  。韓倫語貼補瞭四萬塊錢  ,從弄圖紙、找工人、選材料、監工、驗收  ,都是他一手操辦 。等趙盛回傢時  ,新房已經閃亮亮出現在他面前  。

              將來我們的肩膀給他靠

              一如這些年他為我們遮風擋雨

              小源村黨委副書記陳關飛對韓趙兩傢的事情很瞭解 。

              “我住在離韓傢100米不到的地方  ,趙傢不幸的事情發生後  ,韓倫語就像是養瞭四個孩子  。任何東西自己孩子有一份  ,趙傢一對兄弟也一定有 。他開的那傢榨油廠 ,收入也不是特別高  ,但他從沒虧待過趙傢兩個小孩  ,去朋友傢總愛帶著趙傢小兒子 。”

              小源村村幹部費彬很佩服韓倫語  ,他說  ,一天兩天照顧別人傢的孩子容易  ,堅持瞭快20年真的不容易 。

              但這些 ,在韓倫語看來都是應該做的  。

              “我和敏華是兄弟 ,他走瞭  ,我就覺得自己有義務去照顧他的孩子  。”韓倫語不善言辭  ,但他懂什麼叫承諾  ,榨油廠的分紅 ,這些年他也一直堅持分給趙傢  ,一分不少 。

              趙康和趙盛現在都在湖州打工  。趙盛已成傢並有瞭自己的兒子  。趙康工作也穩定瞭  。

              趙盛趙康兩兄弟也許下承諾  ,等韓叔叔老瞭走不動瞭  ,就輪到他們開車帶韓叔叔出去玩  ,“我們會好好照顧你 ,一如當年你為我們遮風擋雨  。”